提案办理从“幕后”走到“台前”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7-09 08:02

  7月2日至7月6日,北京市发展改革委、市文物局、市科委等政府部门“一把手”走进“直播间”,与政协委员就提案办理进行了面对面沟通对话。公众通过广播、电视、网络等多种渠道可收听收看这5期节目,有效增强了政府决策透明度和公众参与度。

  “以往各地的提案办理常常‘文来文往’,不同程度存在提案人与承办单位沟通不够的问题。”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副研究员董文勇认为,北京此次通过直播将面对面协商过程从“幕后”搬到“台前”,是提案办理从结果公开到过程公开的有益探索。

  政协委员各抒己见沟通碰撞

  “北京中轴线是北京老城的灵魂与脊梁,首先应当恢复中轴线文物建筑的完整性。”7月3日,助推北京中轴线申遗提案办理会一开始,政协委员张景华就旗帜鲜明地阐明了自己的观点。“就拿中轴线南端的永定门来说,虽然2004年复建了永定门城楼,但没有一并复建永定门的箭楼和瓮城,导致北京中轴线的南端仍不完整。当前不完整的复建不利于中轴线历史文化的传承!”

  没等承办单位负责人、北京市文物局局长舒小峰接话,宋慰祖委员就明确表示,“没有必要复建永定门城楼的箭楼和瓮城!”他认为,不能因为要保持中轴线完整,就要复建所有的建筑,申遗恰恰是因为我们要记载历史的变化,而不是说完全复原历史。

  “我还是主张复建的。”白景峰委员随即表达了他的观点,“永定门的箭楼要不要复建应该放在历史长河中看,大家现在看正阳门前的箭楼很完整,实际上正阳门的箭楼在八国联军侵华的时候毁掉了,后来才复建。同样,永定门瓮城、箭楼的完整性不能分割!”

  永定门箭楼和瓮城到底要不要复建?舒小峰表示,实际上这是对文物保护、遗产保护两个侧面的不同认识。文物和遗产的原真性和完整性,到底哪个摆在第一位,大家还是有不同的看法,所以办理过程要征求各方面意见,尤其是市民和专家的意见,综合考虑。

  由于涉及内容广,一时很难定夺。但三位政协委员对这样的沟通形式很认可,“这样的对话协商新颖、直接、有效,可以看到民主协商体制机制在进一步健全和完善,政协委员的声音得到了政府的高度重视。”白景峰委员说。

  面对面协商促进换位思考

  由于思考问题的角度不同,不少政协委员与承办单位观点不统一,甚至委员之间意见也大相径庭。

  “当前,提案办理协商最主要的问题在于提案者、承办单位之间缺乏深入沟通协商,常出现提办双方沟通不畅、各执一词。”董文勇说。

  有的承办单位认为:委员的意见没提到点子上;或者承办部门早已经解决的问题而委员却不知情,又提出来;还有的提案不够专业。同时,委员们却认为: 有的承办单位办理提案缺乏针对性,用工作总结应付提案的办复。

  提案者和承办单位沟通不畅,势必会影响提案作用的发挥。张景华委员认为,面对面协商的形式很有突破性,政协委员和“一把手”真诚平实的语言和解决问题的决心,拉近了政府、政协与市民的距离。

  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王琛认为,此次直播活动以政协委员提案为切入点,就提案办理过程展开对话协商。政协委员既是问题提出者,也是答案提供者,既着眼于解决群众需求的“接地气”问题,也就前瞻性、专业性、实操性问题与“一把手”展开思想交锋,充分体现了协商民主对话交流、恳谈沟通、拉近距离、增进理解、集思广益、凝聚共识的特征。

  探索建立协商长效机制

  “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同时,如何保证老百姓生活便利?我深入调研后形成了自己的提案。”政协委员刘东晖表示,“以往都是书面提案,这次是现场说明提案、对话讨论协商,能不能说到百姓心坎上,准确反映民意民情,对我是一次考验。”

  为了更准确地反映群众心声,在参加直播节目前,刘东晖又进行了深入调研。“调研中,我跟市民深入交流,他们提出了很多宝贵的建议。”

  刘东晖的提案受到了承办单位的高度重视,北京市商务委主任闫立刚表示,一方面要将疏解腾出的空间重新规划建设来满足百姓需求,通过社区综合体满足老百姓买菜、洗衣、早餐、家政、维修等服务需求,这是“大而全”;另外,还有一种形式“小而精”的E中心,这些空间不大的实体店应用互联网技术,把餐饮、洗衣、家政等搭载进去,通过线上服务、便捷支付,实现服务到家。

  “这是北京首次全媒体直播政府部门‘一把手’和政协委员面对面协商办理提案过程,有较强的探索价值。”北京市政协提案委相关负责人表示,公开提案办理协商的过程既是政府改进工作的重要举措,也是政协提升提案质量、提升提案办理质量的重要举措。

  下一步,政协将适时对这项工作进行总结。明年开始,提案委要加强与承办单位的协调,提早准备,丰富题材,充实内容,把面对面的提案办理协商作为推进政协提案工作的重要抓手,探索和实践具有首都特色的委员履职方式和提案办理协商形式,长期、灵活、有效地开展,将协商贯穿于政协履职的全过程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8年07月09日 11 版)

(责编:袁勃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